【手機通話軟體推薦】邂逅(3)


【手機通話軟體推薦】



赫汀隨著我的目光,看到她時立刻瞪大了眼。他想拉我的手,但我掙開了,走上一步擋在他面前。



 



「嗨,媽─」



「妳到底在想什麼啊! 」我們走近時她大吼。我恨不得原地縮小就此消失。



「我⋯⋯什麼? 」我不知道她是否已經知情,所以我沒有接話。她生氣時,金髮看起來更亮麗,將她妝容精緻的臉修飾得更美。



 



「妳在想什麼啊,黛瑞莎! 這兩週,諾亞一直與我避不見面。後來我終於在雜貨店遇見波特太太,妳知道她說什麼嗎? 你們兩個已經分手了! 妳為什麼不告訴我? 我還得用最丟臉的方式得知! 」她大喊。



「這沒什麼大不了的,媽,分手就分手了。」我說,她驚喘一聲。赫汀站在我身後,但我能感到他撫摸我背脊的手。



 



「沒什麼大不了的? 妳好大的膽子─妳和諾亞在一起那麼多年了,他對妳有幫助,黛莎,他有前途,而且出身自一個好家庭! 」她暫停下來喘口氣,但我知道她還沒說完,所以沒有插嘴。她重整心情,盡可能冷靜地說,「幸好,我和他談過了,儘管妳的行為這麼離譜,他還是同意要和妳復合了。」



 



我開始怒火中燒。「我好大的膽子? 如果我不想和他約會,就沒必要那麼做,他來自哪種家庭重要嗎?



 



如果我和他在一起不快樂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妳竟敢找他談這件事—我是大人了! 」



 



我推開她,打開房門,赫汀緊跟在我身後,媽媽也跟著衝了進來。



「妳不知道自己聽起來有多可笑! 而且還跟著⋯⋯這⋯⋯這個⋯⋯小混混在一起! 妳看看他,黛莎!



這是妳對我耍叛逆的方式嗎? 我做了什麼讓妳這樣恨我? 」



赫汀站在我的梳妝台邊,板著一張臉,手深深插在口袋裡。要是她知道赫汀的父親是華盛頓中央大學的校長,而且比諾亞家還富有就好了,但我不會告訴她,因為這些和這件事毫無關係。



 



「這件事和妳無關!為什麼所有的事都要與妳有關! 」我的淚水就快潰堤,但是我拒絕讓她掌控我。



 



我討厭自己一生氣就想掉淚眼,這會讓我顯得很脆弱,但我就是忍不住。



 



「妳說得對,這與我無關—這跟妳的未來有關! 妳必須考慮未來,而不只是妳現在的感覺。我知道他似乎很有趣,讓妳感到刺激,但這樣沒有前途! 」她指著赫汀。「跟著這個⋯⋯怪胎沒有前途! 」



我還沒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,就衝到媽媽的面前,赫汀向前抓著我的手肘,將我拉開。「不准那樣說他! 」我尖叫。



媽媽的眼睛睜大,眼眶泛紅。「妳是誰? 我的女兒絕對不會這樣對我說話! 她絕不會拿自己的未來冒險,不會這麼不懂尊重! 」



 



罪惡感在我心中升起,但這樣就正中她下懷,我必須繼續抵抗,極力爭取我要的一切。「我沒有拿我的未來冒險! 我的未來根本沒有問題,我會拿到好成績,而且明天就要開始一個很棒的實習工作! 妳太自私了,妳來這裡是想讓我為了擁有快樂而覺得難過。媽,他讓我快樂,如果妳不能接受,那妳應該離開。」



 



「妳說什麼? 」她喘息著說,但事實上,我和她一樣,都對我剛說出口的話感到驚訝。「妳會後悔的,黛瑞莎! 看著妳都讓我覺得噁心! 」我感到頭暈,我還沒準備好與媽媽對抗,至少不是今天。我知道總有一天她會發現事實,但我完全沒想到她今天會出現。



 



「我第一次在妳房裡見到他,就知道有什麼不對勁,我只是沒想到,妳這麼快就會為了他張開雙腿! 」



 



赫汀擋在我們之間。「妳說得太過分了。」他用嚴厲的眼神警告她。我認為赫汀也許是唯一一個真的和媽媽旗鼓相當的人。



 



「你不要插手! 」她兇道,雙手再次在胸前交抱著。「如果妳繼續和他交往,我就再也不和妳說話,而妳絕不可能自己負擔大學學費,光是這間宿舍就花了我好幾千元美金! 」她吼叫。



 



媽媽會搬出這招,我很震驚。「只因為妳不認同我的交往對象,就拿我的教育來威脅我? 」



「交往對象? 」她鄙視地說。「喔,黛瑞莎,我天真的黛瑞莎,妳根本不知道愛是什麼。」她笑起來,



聲音聽起來像是生病時的乾咳。「妳以為他愛妳? 」



「我是愛她沒錯。」赫汀插嘴。



「你當然是了! 」她抬高下巴。



「媽。」



「黛瑞莎,我警告妳─如果妳不離開他,那會有後果的。我現在要離開了,但我等妳想清楚了以後打電話給我。」她怒氣沖沖地離開,我走到門口看著她大步離去,高跟鞋的聲音在走廊上響起回音。



「真是對不起。」我轉身面對赫汀。



「妳沒什麼好道歉的。」他捧著我的臉。「妳那樣為自己挺身而出,我以妳為傲。」



 



他吻吻我的鼻尖。



 



我看著房內,搞不懂一切怎麼會演變成這樣,我靠在赫汀的懷裡,他摟著我,按摩著我頸部緊繃的肌肉。



 



「她好離譜,我不敢相信她會那麼說,竟然威脅不幫我付大學學費,學費並不全部是她出的─我有一些獎學金,還有一些助學貸款,她只付了百分之二十,其他最多的部分是宿舍,但是如果她真的不付了呢?



 



除了實習,我還得再找一個工作。」我嗚咽著說,他的手撫著我的後腦,溫柔地讓我抵著他的胸膛哭泣。



 



「噓⋯⋯噓⋯⋯沒事的,我們會想出辦法的,妳可以搬來和我一起住。」他說,我笑著擦眼淚,但他繼續說。「真的,妳可以搬來,或者我們可以到校外找間公寓,我負擔得起。」



我抬頭看他。「你不是認真的吧。」



「我是認真的。」



「我們不能一起住。」我邊哭邊笑。



「為什麼不能? 」



「因為我們才認識幾個月,而且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吵架。」我提醒他。



「那又怎麼樣,這個週末我們過得很好,相處愉快。」他揚起嘴角,我們雙雙爆出大笑。



「你瘋了,我不要搬去跟你住。」我對他說,他又抱住我。



「考慮一下,反正我也想搬出兄弟會所。如果妳沒注意到的話,我在那裡其實不大適應。」他笑著說。



這是真的,只有他那群小圈圈的朋友不會整天穿著馬球衫和卡其褲。「我加入只是為了氣我爸,但效果不如我期望的那麼好。」



「如果你不喜歡兄弟會所,你可以自己找一間公寓。」我說。但我絕不可能這麼快就搬去和他一起住。



「是啊,只是就沒那麼好玩了。」他露齒而笑,對我挑挑眉毛。



「我們還是可以做好玩的事。」我逗他。



他一臉壞笑,雙手摸到我的臀部捏了一把。



「赫汀! 」我笑著罵他。



 



房門打開來,我的呼吸靜止,媽媽的怒容在我眼前浮現,我怕她又回頭來斥責我。



當我看見史黛芙和崔斯坦走進門時,大大鬆了一口氣。



 



「我想我應該是錯過了什麼好戲,妳媽剛剛在停車場對我比中指。」史黛芙說,我忍不住大笑。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