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手機通話APP推薦】邂逅(5)


【手機通話APP推薦】



經過完美至極的第一天,我回到車上,打電話給赫汀,但他沒有接。我想告訴他今天早上我過得多麼開心,還要問他為什麼沒告訴我他工作過,還在樊思出版社上過班。



 



因為出版社忙著開高階會議,他們讓我提早下班,我回到校園時才下午一點。我等於整天沒有別的事可做,於是我去購物中心逛逛。在幾乎逛遍了每間店之後,我走進百貨公司,心想不如為了實習工作再買些新衣。我腦中閃過今天早上赫汀與我在鏡中的畫面,覺得應該買些新的底褲與胸罩,我的內衣褲都很普通,而且穿很久了。雖然赫汀似乎不在意,但是我很想看看,赫汀看見我脫掉衣服,穿的不是純黑或純白的胸罩時會有什麼表情。我在瀏覽著陳列架,挑了幾套看起來不錯的,我最喜歡的是一套淡粉紅色的,幾乎全部以蕾絲製成。光是從架上拿下來就讓我忍不住臉紅,但我真的很喜歡,一個口紅擦得過濃的捲髮銷售員走過來試圖協助我。



 



「喔,對啊,這件很好,但妳覺得這件怎麼樣? 」她說,接著拿起一串掛在衣架上、像是桃紅色碎布片一樣的東西。



「呃⋯⋯不太適合我。」我對她說,低頭看著地上。



「我明白,所以妳比較喜歡整套的?」她問。為什麼我們一定要討論我對內衣的喜好? 真是難為情。



「妳應該試試平口褲款式,很性感但又不會太性感。」她邊說邊拿起一套淡粉紅色的,和我手上的一樣,只是底褲款式不同,是平口褲。我從來不太在意我的底褲,因為沒人會看見,誰知道購買的過程會這麼複雜又令人害羞。



 



「好吧。」我放棄爭辯,她便又從架上拿下幾套,白色、黑色和紅色各一套。紅色那套有點讓我卻步,但我必須承認它很誘人。連黑色和白色的看來都比我平常的選擇來得有情調,因為是蕾絲做的。



 



她的笑容誇張得嚇人,臉頰都凹進去了。「就試穿看看嘛,它們都是同樣的款式。」我禮貌地點點頭,從她手中接過,希望我走開時她不會跟過來。她沒有跟著我,我鬆了口氣,又挑了幾件洋裝和一雙舒適的皮鞋。我請結帳人員重複三次消費總金額後,才終於忍痛付款。花俏的內衣褲比我想像中要貴上許多,赫汀最好會喜歡。



 



回到寢室時,史黛芙不在,也沒有赫汀的消息,於是決定小睡一下,我放好新衣服,將燈關上。不熟悉的電話鈴聲吵醒了我,我翻過身,睜開眼睛。可想而知赫汀正坐在椅子上,腿翹在史黛芙的梳妝台上。



 



「睡得好嗎? 」他笑著問。



「還不錯,你怎麼進來的? 」我揉揉眼睛說。



「我從史黛芙那裡把鑰匙拿回來了。」



「喔,你來多久了? 」



「大概半小時吧。妳今天在樊思出版社過得如何? 現在才六點,我沒想到妳已經回來了。但妳昏睡成這樣,打鼾超大聲,所以妳一定很累。」他大笑。



我用手肘撐起身子看他。「今天很順利,我有自己的辦公室,外面的牆上還有我的名字─我真不敢相信! 真是太美好了,我的薪水比我想像來得多,而且我還可以讀書稿,怎麼會這麼完美? 我只是很怕我會搞砸,因為這一切實在美好到不可思議,你懂吧? 」我滔滔不絕地說。



 



「哇,樊思一定很喜歡妳。」他挑眉。「但妳會表現很好的,別擔心。」



「他說你曾經在那裡工作。」我對他說,測試著他的反應。



「他當然會告訴妳。」



「你為什麼不告訴我? 還有,你現在有份工作啊? 你哪來的時間工作? 」



「妳總是有那麼多問題。」他伸手扒過頭髮。「但我會回答。」他補充。「我沒有告訴妳是因為,好吧,我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。我都會抽出時間完成工作,我沒和妳在一起的時候就會找出時間。」



 



我盤起腿,坐著面對他。「樊思先生真的很喜歡你─他說他想要你再回去上班。」



「他當然想啊,但不用了,謝謝。我現在賺的錢比當初在那裡來得多,而且工作量更少。」他誇耀地說,我白了他一眼。



「談談你的工作,你到底做些什麼? 」



他聳聳肩。「讀書稿,編輯,和妳要做的事一樣,但參與層面較廣。」



「喔,你喜歡這工作嗎? 」



「是啊,黛莎,我喜歡。」他的語氣有點硬。



「那很好,你畢業後想去出版社上班嗎? 」



「我不知道我要做什麼。」他翻個白眼。



「我說錯了什麼嗎? 」我問。



「沒有,只是妳老是問太多問題。」



「什麼? 」他在諷刺我還是說真的?



「妳不需要知道我人生的所有細節。」他大聲說。



「我只是在談天,輕鬆聊你的工作。」我說。「一般人都會做這正常的事─對你的日常生活有興趣,我很抱歉。」



他一聲不吭,他到底有什麼毛病? 我今天過得很開心,和他吵架是我最不想做的。我將目光移向天花板,也不發一語,最後我發現上面有九十五塊嵌板,用四十根釘子固定著。



 



「我要去洗澡。」我終於開口。



「那就去啊。」他氣呼呼地回嘴。



我沒好氣地抓起盥洗包。「你知道嗎? 我以為你這種動不動就亂發脾氣的習慣,已經是過去式了。」我一邊說,一邊走出房間。



 



我慢條斯理地在浴室裡梳洗,為了明天在樊思出版社第一天正式工作要穿的洋裝,我在腿上來回除著毛。我非常緊張,但興奮的心情超越了一切感受。我真的希望赫汀不要那麼暴躁,我只是問他一下那個從未對我提過的工作,我應該可以和他好好談的,不過,我對他的很多事都不了解,這真的讓我很不安。



 



我想了很久要怎麼向他解釋,但我回到寢室時,赫汀已經走了。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