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手機交友軟體推薦】Let’s Make A Forever Love


【手機交友軟體推薦】



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一位網友的投稿。



在分享之前想問問大家,你相信男女之間有純友誼嗎?之前臉紅紅曾發佈過一個關於異性間是否真有純友誼?的調查報告,發現有 65% 的人相信男女之間有純友誼,而 35% 的人則認為沒有。今天這位網友的故事,就跟青梅竹馬的異性感情有關...




在和他交往前,我們只是普通... 嗯,或是比普通要更好更好的朋友,一直是我視為好姊妹的男人;從大學新鮮人時期就是我第一個也是最要好的男性朋友,我們也都曾各自有過男女朋友,曾是彼此的愛情顧問,我也幫他追回過他的前女友,只是他太不爭氣,以致失敗了;大三那年,我們與一群共同朋友一起般到市中心的校區上課,大家也一起同住在一棟分租套房中。



我與他恰巧都租了四樓的房間,所以一起出入的次數也比以往更頻繁,當時我們都認為只是方便「住同一層,只要走幾步就能找到人一起吃飯」,曾經,朋友也對我們這樣的舉動有些小抱怨,認為我們在搞小圈圈,不過我們都只是消極回應,只是太方便了,我們只是在彼此的可及之處罷了。



入住套房的幾個月後,我們也一貫維持著的在舊校區時的模式─「一起看電視到想睡為止」,當初會發起這活動只是因為我的租屋處沒電視,而我真是個極愛看電視的人,所以我都會在晚餐後就跑去他的租屋處看電視,或是下午就在他家看電視,一起吃晚餐再看到該回家睡覺了;如今我的房裡也有電視了,但只是我一個人覺得無聊時,想看電視但又想有個人同在一個空間中,或是我早已習慣看電視時旁邊有他,但我並不想要邊看邊談天說地,老實說,我們已經認識三年多了,能聊的,新鮮的,早在每天吃飯時就完結了;於是睡前我都會在他房裡看電視,他可能一起看、可能滑手機、可能用電腦,每次都是在我們其中一方想睡時(通常是我),結束這個「睡前活動」回房睡覺。



突然有一天,我們一如往常一起看著電視,看著某部電影,我記得是我在看的時候就頻頻打盹,然後直接睡著在他的床上,他關掉電視,問我要不要去睡了,依稀記得口氣還是「哥們口氣」,「欸要不要回去睡啦!」之類的,但我當時就是不想回房睡覺,我就是想待在他房間裡,或是,一個有他的地方,我只是喃喃囈語「不要......」馬上睡死,他只好無可奈何地去關掉電燈,把我趕去靠牆那邊,習慣性地舖好棉被,上。床。睡。覺。



其實我們不是第一次睡在同一張床上,當時在舊校區時,曾因為在校慶前晚練啦啦隊,學校已熄燈了,隔天要比賽,所以只好在他的租屋處樓下大廳練習,練習到三、四點,我真的覺得還要騎車回我的租屋處太累了,所以早在來之前就決定晚上要睡他那兒,死皮賴臉的。



那晚跟在舊校區時的那天一樣,我們倆睡在同張床上,什麼事也沒有,一張單人加大的床墊,一個大男人和一個很嬌小的女人(我很瘦小),連碰都沒碰到彼此,我們可能都很努力不要觸碰到彼此,可能怕發生尷尬,或更大的事...... 就這樣到了早上,該起床準備上學時,我才拖著有點痠痛的身體回房梳洗;那晚避著他,實在避的我渾身痠痛,還記得當下決定再累也要回房自己睡。



說是說,事情並未會照著你想的發展,之後還是有幾次這樣的機會,讓我就這樣睡死在他的床鋪上,或是,他睡死在我的床鋪上,在我想克制我這樣的舉動時,他都剛好來我房間,看著我的電視,之後很順手的睡著我的床,一樣,趕也趕不走,不過我也只叫了他一次,然後就默許了。



但讓我們倆感情加溫的,睡在同一張床並非主力,是我們不知為何要開始玩的幼稚(或噁心)小遊戲 ─「搔癢」這真的讓我們比以前更貼近彼此,不過真的是剛好兩人都這麼幼稚,都這麼愛玩,在外人看來神經病,我們卻是玩得很認真的,玩到他受不了,直接一肩把我扛起來抵制我的「攻擊」,而且隨時隨地都可以玩,教室、樓梯間、電梯裡、大賣場、排隊時...... 如數家珍,好幾百個好地點,都能讓我或他活生生在外人面前失控丟臉。



點下一頁看看他們的之間的小遊戲引起了什麼樣的火花!




當然些玩樂也在我們看電視或是吃飯的任何時間發生,地點也包含了─床上,聽起來很危險,但我們真的是純玩樂,不含情色;雖然在交往後他說之前每次我在床上偷搔他癢時,都害他不小心「stand up」『有這麼厲害?』我大大懷疑,他說因為我搔的地區太敏感了,嗯,我可能玩太得太開了,好吧下次只好小心避開大腿根部之類的地方,不過我就是喜歡看他因為我克制不了自己的樣子,時至今日依然如此。



兩人的關係進度突飛猛進,是在之後幾次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發生的;一如往常,兩人相安無事的睡在一張床上,與那時還不是男友的他共眠,多少都讓我有些淺眠,一翻身很容易就醒了;那晚我驚醒,發現他的在我身上「上碰下自摸」,但他還在睡覺;我只好安靜的翻身躲開,也不驚動他,想起那時的我,真的覺得自己有潛力去當要偷國家寶藏的特務,那些雷射光算什麼鳥,但那時我腦中無法想這些,一瞬間所有思緒像跑馬燈一樣暗示我這些動作的盡頭是什麼;第一,他是一個敏感的人,如果我隔天起來和他討論,他對我一定很尷尬,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可能從此要改變了,我不想要這樣;第二,如果他現在就醒來,一定更尷尬,不過事情可能也會有異想不到的發展,不過我會害怕,還是算了;就這樣之後一個晚上沒睡好,話說,一個人睡著時力氣真大,想掙脫也掙脫不了。



這樣的情形不只發生過一次,好幾次都這樣,我一開始覺得奇怪,「他是醒了嗎?」既然醒著為什麼會對我這麼不安分;而我之所以屏除,他可能真的想跟我發展任何肉體關係的原因是─我完全不是他的類型;他喜歡氣質又帶點性感的長相(我是小孩臉,稱得上可愛但絕不性感),身材可以肉肉的但胸部要大(非常可惜本人只有B罩杯且很瘦)所以不吵醒他還有因為,假如他發現自己晚上跟我一起睡時,都對我不安分,一定會夾著尾巴逃之夭夭,而不是立刻抱著我給我一個法式深吻跟我說要跟我在一起,且事實也是,他真的在睡覺,所以可能是很情色的夢遊吧,想到這裡,我也對我這個「好姊妹」的人格養成,十分無奈(笑)。



進入冬天的一個晚上,我們開始這樣斷斷續續睡在一起也一、兩個禮拜了,那晚跟平常沒什麼兩樣,他開始又想摸我的身體,我也習慣性要準備躲開,但這次好像跟平常不一樣,因為他開始親吻我的脖子(睡覺時我都會盡可能背對他睡,但不知道為何那晚是面對他睡......),而且他好像是清醒的,我不能確定因為我死閉著眼不敢張開,怕事實跟我想的一樣,或不一樣,這兩者我那時那刻都無法面對。



但我選擇回應。



不知道是發什麼神經,我當下就想弄明白,連帶以前的毛手毛腳,『你到底想幹嘛?』所以我大膽回應他的挑逗,他親吻我的脖子到鎖骨,手還摸著我的胸部,我無法忽視這樣的大動作,直接判定他是清醒的,我想,『既然是你先開始的,那你要有本事接受我的回應』所以我將手靠近他的褲檔處,隔著褲襠撫摸他,當下真的快發生了,但他終於決定打破沉默,來了個停紅燈前地緊急煞車;



「等一下!妳為什麼會想跟我做」他很驚恐的問我



『靠!不是你先摸我的嗎?』我心想



「沒有為什麼」我真的想不出個好理由回復他,在黑夜裡默默了個白眼



「那等一下,妳真的想跟我做嗎?我不想勉強妳」真的是緊追不捨又很會煞風景的人,完全。



「沒有什麼免強,我想跟你做!」為了趕快堵住這張令我尷尬地不能夠在尷尬的嘴,我只好拋棄一切女性矜持,害得他到現在還認為當初是我餓虎撲羊,沒錯,完完全全加害者偽裝成被害者。



「那到底為什麼?」依然窮追不捨,我當下真想打爆他



但我那時用更溫柔的呢輕聲細語兼比他的精液還黏稠的聲線「也許我們都太寂寞了」終於順利拔斷他最後一絲抵抗(自己的慾望或者是我)的理智線,但那晚我們沒有成功,因為沒有保險套,而安全措施還是很重要的() 成年人都應該知道)



於是,我幫他口交了。



 



未完待續。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