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手機通話軟體推薦】Let's Make A Forever Love:蘭花與樹木的同棲生活


【手機通話軟體推薦】



前一篇,她和他從朋友變成會擁抱的情人,原本以為那就是他們兩人的永遠,但原來只是互相依偎消解寂寞的「好朋友」嗎?




從那夜,我們開始了「自以為」互利共生的日子。



我們也訂了規矩,若是愛上,就分開吧。因為,我們都以為自己對對方是喜歡不是愛。



我們都以為自己可以好好享受激情與肉體愉悅,心靈還是可以自己管理。便開始了像是蘭花與樹木的共生日子。



我們真的是「人前站遠遠,人後手勾手」;當大家圍成小圈圈,二三十雙眼睛盯著我們看,我們泰然自若地將手伸到對方背後勾著彼此的小指頭;當我們遠遠的,只能看到一點點彼此,也快速地給對方一個親密的眼神示意。



你如果問我,這樣的互動對只是「互利共生」的關係來說是不是太多了?



也許是的,但一開始我真的以為自己會開始過著跟電影一樣的「地下情婦」生活。



因為在我們關係一舉改變的那晚後,有幾夜我是沒有與他共枕眠的,我乖乖地看完電視節目就回自己房間睡,也許是我沒注意的轉身後的眼神,也許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讓我繼續「死皮賴臉」(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想像),總之,我以為我們就瘋狂那一夜「而已」。



直到一個晚上,剛在他房間飽餐一頓後也是習慣性專心看著電視,他在旁邊用電腦,幾度眼神停留在我身上;還是不太習慣,當時的我無法想像我們的關係已經不單純了,因為一切都跟以往太像了,太普通了。



「今晚,來陪我好不好?」突然他一個靠過來,就是問這麼像言情小說,這麼煽情的問題。



「嗯,好啊」對這樣的「正面衝突」完全沒轍,平常站在他頭頂撒野的氣勢全沒了。



害羞真是我最不擅長的事。



那晚,我快速回房間,以最快速的方式洗了澡,帶著警張,以及最乾淨最香噴噴的自己,噢,還有自己的枕頭,去「陪睡」。



但事情當然沒這麼順利,我們還是沒「做」,基於安全考量...



但那晚的進步是,我終於不需要再緊黏著牆壁像壁虎一樣睡了,有一個熾熱的胸膛,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,以及......



因為睡在一起,騷擾了對方一整夜,而得來的獎品─黑眼圈一副。



沒錯,我們睡在一起,怎麼可能會乖乖的呢?沒做什麼壞事,也要玩個盡興。



辛苦他了,跟我一起睡,除非我熟睡,不然他的身心靈及小兄弟,都得被「強行」清醒狀態,這一切真的太有趣了。



那時的我享受著一種,表面上看似是我被他控制著─要他宣召我晉見,我才能開心地去「one night stay」,但裏的看被控制的是他與他的身心靈,當然還有小兄弟。



沒錯,他給我的,比我想像中的還多很多,就像除了基本溫飽外,還攝取了很多重要的維生素、膠原蛋白、魚肝油、珍珠粉等等,井上添花的好。



雖然看起來就只是從好朋友,變成了好朋友+炮友,但事實是,我們原本就緊密的生活,著實變得更加密合了。



做什麼事幾乎都在一起,一起逛街,但不牽手;雖然我有時會偷牽他的手,還默默的被甩開(拭淚);機車永遠雙載,上課、下課,跟朋友一起出門吃飯,是永遠的機車雙載黃金組合,連朋友都懷疑我們,且私下默默定我們的罪。



對彼此除了比以前還有多到滿出來的無限關懷,當然還有吃醋(但可能只發生在我身上)



畢竟那時,還有人不知道我可能愛著他呢。



我們值得紀念的第一次,發生在我房間,兩個人都互相準備好要發生的,神聖又值得紀念的第一次,雖然我倆都不是彼此的第一人,而我的第一人是我的前男友,也是他的朋友,但他從不介意這事,現在想起都還暖心。



突破第一次後,就是我想令許多「正式(常)」情侶也稱羨的,近乎一天一次。



我只能說,現在不只心靈,我們連肉體也契合。



但有時還是落寞。



每次的心情都與日昇日落相反,太陽升起代表著我們又要回到躲藏在眾人間的生活,但我也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要維持這段關係,只要他還想要我。




「可能我們就這樣,維持著這段關係直到畢業,然後就是...散。」




這樣的想法在我腦中不斷播送,時時刻刻提醒自己,才不會有不必要的失落或難過。



是的,你沒看錯,是「失落」與「難過」,而這兩種情緒,都是當「愛」產生時,才會一起發生的。



我不敢承認(even 對我自己),但我想那時我是愛他的;現在想想,或許更早以前就愛上了,我只是不段迴避有這樣敏感關鍵字的一切想法,我無法接受,自己愛上了自己的好朋友,無法扳倒自己一直相信地─世上真的有男女純友宜,這事;不,也許有,但也得要發生在你們沒有好到這種地步時,才生效。



這時想起去年在加拿大時,友人 Riva 對我說,「我覺得你愛他」,但天地皆知,那時的我,才剛能真真正正身心靈都離開我的前男友,他也還處於對前女友的執戀中...... Riva 那時還稱他是我的「大仁哥」。



只能說天地萬物間,真的沒有比「愛」還來的神奇的事了。



這樣的關係兩個多月過去,時節進入嚴冬,來了個小長假─寒假來了,這次的寒假跟以往以樣,不一樣的只是,在以前,我們不會對彼此的返鄉分離感到不捨,只會開心地整理行囊,準備回家;這次我們深深體會「這段關係」加深了分離帶給我們的摧殘;尤其是我,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混著飯吃,還將自己蜷縮在他的行李箱裡,逼他帶我返家,我的情緒化真的將他弄得不知如何是好,房間、生活、身心靈都雞飛狗跳。



但漫漫長假卻是我們真正能清楚、親自,正視自己心靈的時候。



我們也許同時都慢慢地,開始正視自己的「渴望」,



我們渴望的,到底是一個溫暖的驅體、一副隨時隨地傾聽地耳朵,還是,隨時關心注意自己的另一顆心。



或是,一個想永遠在一起的人。



而再次催化我們的,是我一句句「不經意」的「我愛你」...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