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夜的處女膜(9)


沈豪非常沒有禮貌地又想闖進我的生活



那一天晚上我看著那封簡訊螢幕發呆,因為我有種期待感,好像我才是真正的贏家,因為他回頭了,那些女人只不過是玩玩得而已



 



隔天早上要出門的時候,沈豪就站在旁邊,倚著牆在滑手機,一聽到我的開門聲,馬上對我道早安,佯裝順路的說一起搭電梯下樓吧



 



電梯裡的空氣好像都被抽光了一樣,我的心臟跳的好用力,就在門即將打開的那一刻,他在我耳邊說:「我要把妳追回來」



他身上的香水味還是一樣的牌子,壞壞的小鬍子,我以前就是被這副白襯衫的成熟模樣吸引



 



我痴痴地看著他意氣風發地踏出電梯門口,我的嘴角彷彿還留著口水,活像個花癡



 



任倉旖冷不防地出現,撞了一下我的肩膀,他刺狠狠的眼神似乎瞧出些端倪,一直質問我倒底在看什麼,但由於本人真的太怕他誤會,並沒有說出喜帖前男友變成我的鄰居



 



整天上班總是魂不守舍想著沈豪,即使任倉旖整天不斷的在我面前耍白癡講冷笑話,我還是那張死魚臉



 



終於熬到打卡下班,還好晚上任倉旖他們部門要聚餐,我終於可以好好回家問問沈豪為什麼要這樣做



 



沈豪果然在家!



糾結的按了按門鈴,他馬上就來應門,並且慷慨地邀請我進去



 



一進到房裡,讓我訝異的是,裏頭的裝潢跟當初我們住在一起的那個時候一樣,我突然陷進了回憶裡,以前的我總是會一下課就獨自去逛超市,不斷揣測今天沈豪想吃些什麼,默默地就堆滿了購物車,再獨自一個人提著大包小包,衝刺回家做晚餐,那時候沈豪一回家,就會到廚房來幫忙,雖然都是幫倒忙,但也有幾分趣味



他會黏在我背後,嘴裡說要幫忙,可從沒真的動過手,有一次菜切到一半,他情不自禁的愛撫我,他總說女人穿圍裙的時候很性感,他吻著我的頸肩,溫柔的雙唇讓人受不了,接著他關掉爐火,霸道的把我轉向他,開始熱情的親吻我,漸漸的把我的短裙掀高,不斷撫摸我的大腿,我伸長我的脖子,閉上雙眼享受他對我的挑逗,他的舌尖不斷在我脖子周圍盤旋,他的唾液就像是催情的毒藥,不斷滲透我,而我總像發情的母貓,向他要著更多



 



短裙的高度來到了肚臍,我的下半身赤裸裸的,等著他進攻,他將我抱上後方的吧台,我捧著他的臉頰,曖昧的看著他,每一次做愛我都覺得我好像更愛他,他前戲每次都做的很足很不一樣,我們總在不同的地點大膽的做愛,吧檯高處的我,讓他更方便可以將他的臉埋進我的胸懷裡,我急促褪去上衣,想要沉浸在他的吸允,他一手牽著我,一手不斷在開發我體內的水源



他胸膛上的刺青紅的像要滲出血來,他體內是幾度的沸騰,我想我可以從他的陰莖的腫脹去揣測,我害怕我會被火熱的命根子給燙傷,而我的潮水如同我對他的愛,不斷的宣洩出來了,他露出得意的笑容,提起那把槍,攻向我的堡壘,我不斷地淫叫,他就越顯得興奮



 



沈豪



你又再度引誘我進來這個回憶的空間



 



「我只想問你,是不是故意要住在我隔壁」



他走向我,並且幾乎是要貼著我臉說話



「妳終究會是我的」



突然間,他把我抱起來要讓我坐在吧檯上



 



「妳,想念這個吧檯嗎?」



 



他微笑的弧度始終是那麼的迷人



王以莉



妳不會要暈船了吧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