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裝高潮的女人


她一直都不喜歡做愛。



 



小時候媽媽總是不准她半夜睡不著爬起來看電視,媽媽總說有些事情只有大人可以知道,電視到了睡覺時間只有大人可以看。



 



可是她一直篤定記憶中昏暗的客廳裡爸爸的背影,媽媽斥責的聲音慢慢變成潰堤的爭吵。躲在房門口偷看的她從害怕一直到習慣,直到有天爸爸不再出現了,消失在死寂的家裡,什麼都沒有留下。



 



媽媽兩眼無神的為她綁辮子,碎念著:「要小心男人啊,沒一個好東西!」



 



上了大學要搬離家,媽媽又是好一陣子的哭哭啼啼,好似沒了她世界就崩壞了。媽媽用尖酸的語調說:「妳最好不要交男朋友然後亂來!」



 



她一直記著媽媽說的話,但她還是想談戀愛。



 



一次又一次的戀愛,每次走到最後一步總是草草了事,久了她不願意做愛,對方也意興闌珊。然後就分手了,各種理由跟藉口,沒有一個是「我不想做愛。」



 



但是接吻的感覺好舒服,她好喜歡男孩在她臉頰像啄了一下的親吻,也好喜歡被男孩緊緊摟在懷裡的踏實感。直到有一天被邀請到男孩的房間,男孩的舌頭在接吻的時候突破了她擦著護唇膏的雙唇,她不知道該閃躲還是不動,她選擇不動。



 



接著男孩的手碰了一下她的胸部,她的手下意識揮開了男孩,可是她很喜歡男孩,男孩問她:「不要嗎?」,她顫抖著還是點了頭,男孩又撲上了她發抖的嘴唇。



 



還有白色胸罩。



 



她根本無法專注在男孩的親吻,從嘴唇到鼻頭,從臉頰到耳垂,從脖子到鎖骨。一直到衣服被男孩退去,她抱著自己的身體,裸體讓她很不自在。男孩告訴她不要怕,不會痛的。她知道很難不會痛的,每次身體被插入的時候總有一股撕裂感,她好抗拒陰莖進到身體,可是她不想推開眼前的男孩。



 



她背對著男孩側躺著,男孩沿著她S型的身體撫摸,男孩很盡力讓她能夠放鬆,她卻始終無法鬆開雙手的防備。但男孩終究只是一個急著達陣的男孩,起身壓在她的身上,兩個人正面相對先是一陣害羞撇過頭去,馬上男孩將女孩的手拉開壓在床上,她的眉毛微微皺在一起,輕微到男孩根本沒有發現。




男孩先舔著女孩的乳頭,女孩感到害怕又不肯說出來,她知道必須要屈服在此,沒有性的愛根本無法生存,對方總有一天會因為性慾無法被滿足而枯竭,愛會枯竭。



 



男孩揉著她的陰唇,沒兩下就吐了些口水在手上,又重複著揉她的陰唇直到陰蒂。她還是沒有辦法專心,只好假裝恩亨幾聲。男孩其實知道那是裝出來的,只好硬著頭皮拿起抽屜裡的潤滑液。她問了那是什麼之後有一種羞愧感,還是假裝興奮地說好像很好玩,她知道根本不是為了好玩。



 



她陰道裡的潤滑液,男孩陰莖的保險套,交融的只有抽插這件事。



男孩想打開電腦裡的A片,男孩愛她卻好像永遠走不進她的心。



她也愛著男孩,卻無法接納做愛這件事,最後成為作業令人乏味與反感。



 



她還是配合的呻吟著,一直在等男孩速度加快,可每一次變換姿勢都讓她覺得煩燥。



 



她的雙腿張開躺在床上,兩個人面對面男孩看著陰莖在她的下體來回抽插,女孩撇過頭閉著眼假裝舒服。假裝的。她只是不停倒數射精那一刻,男孩抽離她的身體。



 



這個男孩沒有選擇出走,她卻先開口告訴男孩真的有需要就去找別人吧。她不想知道哪個女孩可以讓自己的男孩沉浸在性愛裡,因為她也不知道自己何時可以不再討厭做愛。



 



不再討厭記憶中母親的聲嘶力竭,放過爸爸的不告而別帶來的怨懟。



她不是因為爸爸而討厭男人,她也從來沒有討厭過男人,只是回憶裡爸爸和電視裡呻吟的女人,都不是世人眼裡的樣子。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