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夜的處女膜(10)


「妳,想念這個吧檯嗎?」



王以莉



妳不會要暈船了吧…



 



「現在回來只是打擾我的生活而已,況且我已經有男朋友了」我從吧檯上看到他頸肩正在爆青筋,代表他現在情緒真的很高昂



 



「當初真的是我做錯了,這次回來是要贖罪,而且也希望妳可以回到我身邊」



「很多事過了就是過了,覆水難收」



我作勢要下來,但被他阻止了



 



他將我的雙手壓制在吧台上,用他的雙唇固定住我,我瞪大雙眼看著他,我確信我當時的眉頭真的非常皺



 



他依舊沒有要放開我的意思,即使我身體往後傾斜,不想再被他強吻,雙手還是緊緊地被固定在吧台上,我怎麼有種覺得身處險境的危機感,該不會沈豪變成危險舊情人了吧?



 



心裡頭第一個浮現的是任倉旖



 



該死的任倉旖怎麼完全都不打給我,就這麼放心在外頭飲酒作樂



「開玩笑的,妳下來吧」



還好下一秒鐘這個狼人終於發現今天不是滿月,不需要變身



「我差一點覺得你下一秒鐘會把我殺人滅口」



「你也把我想的太壞了」沈豪口中的溫開水差點沒噴出來



「那沒事我要先回去了」



「欸等等,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」



「怎樣」我只想趕快回到我的溫暖小窩呀



「妳真的喜歡任倉旖嗎」



 



聽到這個質疑的問句,我的眼珠忍不住不停翻動,不敢直視沈豪,因為這個問題我也一直在問自己,當初是不是決定得太倉促



 



「這應該不關你的事,你管好你自己就好」



「妳等一下」



 



沈豪轉身到後面的壁櫃,翻了翻之後拿出一個小黑盒,這種大小跟質料,百分之兩百是戒指,除非沈豪很無聊裡面裝土豆



 



「王以莉,這是當初要送妳的結婚戒指,妳可以收著嗎」沈豪默默地打開那個土豆盒



我看著那枚耀眼的鑽戒,在我手上閃閃發亮



 



沈豪露出笑容,心滿意足地讓我回家去



那天晚上我輾轉難眠,只傳了訊息跟任倉旖說我睡了別找我



我反覆思考這枚鑽戒的意義,我跟沈豪真的可以回到以前嗎?那任倉旖該怎麼辦,這時候又是跟良師益友NINA連線的時刻了



聽完這一連串離奇的故事之後



「那個賤男人真的很有臉說出這些話,我告訴妳,他回頭一應不是真心的,你可千萬不要上當,人家說會劈腿的男人骨子裡就是壞,就是賤,以為全天下女人都非他不可嗎?!@#$%︿&*()」



 



NINA果然聽到沈豪的是就會罵個不停,當初要不是NINA陪著我,剛出社會的我真的覺得世界末日了



 



隔天眼睛真是不給面子的腫,任倉旖很懷疑的一直跟在我身邊問東問西



「妳昨天不是很早睡嗎?怎麼眼睛這麼腫,妳偷哭齁」



「就說我只是睡覺前喝了一杯水,問個不停是在審問犯人嗎」此時一個殺氣的眼神即可嚇退任蒼蠅了!



「我只是關心妳啊,話說,紀宇廷給我一張汽車旅館貴賓卷欸,今天要不要去放鬆一下啊」任倉旖邊挑眉邊說悄悄話的模樣真是逗趣



「好啊,但我先說我只是要去泡澡喔」



「噢不~~妳怎能如此對待我,T__T」任倉旖持續不斷哀求我



 



晚上,還是好好打扮,噴上新香水,讓任倉旖來場不同的性享受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