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輪到你(02)

女人撕心裂肺地喊叫。接著陷入沉默。青紫色的鞭痕開始在她背上現形。傑克再次揚起馬鞭,唰地一聲往下抽。女人弓背驚叫,然後說了聲:
「還要。」

除此之外,她很少說別的。她不是多話的人。不像他的某些客戶。在兩性關係中陷入冷感的主任、會計師、職員,拼了命地講話──拼了命地想討好這個收 他們錢、動手虐打的男人。她倒是與眾不同──高深莫測。她從沒提過怎麼找上他的。或她是怎麼來的。只是乾脆俐落地下指令、叫他照辦。

他們老是由綁她手腕拉開序幕。拉緊兩條飾釘皮帶,將她的胳臂拴在牆上。鐵製腳鐐把她雙腳在地上牢牢固定。她的衣物整齊地放在場所提供的椅子上,她單著內衣,就這麼站著、栓著,等著受罰。

他們不來角色扮演這套。沒有「爹地,不要傷害我」或「我是淫蕩妹」的對話。她只要他傷害她。在某種程度上,這是種解脫。每種工作做久了就會變成例 行公事,有時不用去迎合那些自稱受害者的可憐蟲幻想,不失為一件好事。不過在此同時,她拒絕和他建立適切的關係也令他洩氣。施虐─被虐遊戲最重要的元素就 是信任。臣服者要知道他們在可靠的人手裡、支配者了解他們的個性與需求、能在雙方都自在的情況下給予他們滿足的經驗。倘若不信任對方,這場遊戲便流於侵犯 或甚至虐待,而這絕非傑克的喜好。

於是他一點一滴地旁敲側擊──這裡亂問個什麼、那裡亂說點什麼。日積月累地推敲出輪廓:她最初並不住在南安普頓、沒有家人、年近四十但不以為意。 他也從兩人接觸的療程得知她樂在享受痛楚。無須透過性。她不要挑逗或呵癢。一心只想要受罰。他下手雖知分寸,但招招紮實、毫不間斷。她體格好,承受得起 ──個頭高、肌肉發達、身子曬得古銅──舊傷痕暗示著她老早就是施虐─被虐遊戲的箇中老手。

然而,在他對她所有刺探、字斟句酌的問題中,傑克只能確定一件事。有次,她穿上衣服時,附照片的證件從夾克口袋掉到地上。她一個箭步將它拾起,以為他沒看見,但其實他看見了。他原以為自己識人尚有一套,這回卻吃了一驚。假如沒看到她的證件,他打死也猜不到她是警察。

本文出自《這次輪到你》讀癮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