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手機約會APP推薦】在床上親密的我們,醒來以後說再見


【手機約會APP推薦】在床上親密的我們,醒來以後說再見



 





 



「我跟上次那個斷了聯繫,他說我很幼稚,只會搞消失。他想跟我當朋友。」好姊妹A在酒吧被人搭訕,後來他們約會、做愛,度過浪漫的秋天,後來曖昧感消失,A和男人說別再見面,男人非常生氣,罵她莫名其妙。



 



他一定覺得妳任性、善變和情緒化,才會叫他別再連絡;女人的決定總不被當一回事,如果是男人這就叫「性愛分離」,多麼帥氣、瀟灑的說法,我告訴A。



 



「但是我有反省,為什麼炮友不做了就只能掰掰?等下次寂寞,卻又從交友軟體裡撈人。」A喝著悶酒,背後是都會單身女子的寂寞。A其實也知道,畢竟上床之外,她跟人家約會、逛街和吃飯,他們手牽手散步,看過幾次電影,外人都覺得他們很親密,可是A終究設下一道「炮友防線」,名不正言不順,一轉頭彼此就是陌生人。



 



「你就是碰到婊子!被當工具人!」小豪是我們公司同事,和曖昧對象告白失敗,男同事拍拍他,知道他們上過床,安慰小豪這算值得了吧?原本這女生就愛玩,說不定到處跟人怎樣,沒跟她交往算你走運。



 


 



躺在床上的時候,A才發覺男人其實很瘦,除了寬廣的肩膀撐起上半身,臀部很窄,一雙細腿,肚腹的毛髮沿伸到陰莖周圍,剛挺起堅硬的小傢伙現在疲軟不堪,A憐憫地親吻男人下體,把臉貼在他胸口,男人被她的動作吵醒,張開雙手要抱她。他們一直睡到櫃台打了第三通退房電話。



 



男人進入的時候,A興奮呻吟,她雙手環抱男人脖子,腿夾緊男人臀部,男人也愛她把他包圍,這讓他的男子氣概有安放之處,可以稍微喘口氣做個小男孩;他把臉埋在A的髮絲中,聞到淡淡香氣,同時覺得陰莖又脹又硬,忍不住加快速度抽送,女人的小穴把他夾好緊,他扭腰擺臀到全身是汗,最後來到高潮,把憋著的那股熱流全在女人體內射出來。



 



「沒有愛的時候,維繫『性』的就是新鮮感,和他在一起的美好,其實就是新鮮感而已。」幾次之後,A開始習慣男人瘦瘦的身材,他的可愛開始有點無趣,「原來就是炮友啊」的感覺一再被放大;那是都會女子體內的一股寒氣,越是寂寞就越挑剔,把關係慢慢結冰。



 



「真愛只能有一個,但炮友不嫌多,或許聖誕節我會和別人約會!」A跟我們乾杯,敬所有短暫而美好的關係。在床上親密的我們,醒來以後就說再見。
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