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電話聊天交友約會】妳要的不是一夜情


【電話聊天交友約會】妳要的不是一夜情



高中的同學會上遇見了他,以Joe的男朋友身分出現在妳面前。



 



他穿著一件襯衫和牛仔褲,和上次看到的樣子沒有太大的不同。



 



上一次妳一個人在酒吧等遲到的朋友,他就穿著同一條牛仔褲,美式風格的短袖上衣襯托了他手臂肌肉線條。



 



遲到的朋友將理由怪罪在男友身上,單身的妳硬擠出笑容在電話這頭告訴她沒有關係,上一天班的妳也累了。



 



妳真的有點累了。



 



一上班就因為助理的缺失,被老闆狠狠訓了一頓。剛升上主管的妳,因為太過於年輕不敢反駁理論,底下的員工懷疑自己的能力而時常竊竊私語被妳聽到,事業已經是妳唯一的重心了,在苦在難妳都不服輸咬牙苦撐著。



 



一個人坐在吧檯區的妳顯得更失意,紅色的小圓裙讓妳暫時不去想起三個小時前辦公桌上的頭銜。



 



他在看著妳。妳很篤定,他的眼神始終停留在妳的身上。



 



比起對老闆的鞠躬哈腰,回應這個男人的眼神並不難,在妳感覺幾乎一無所有的周五晚上,如果有一個男人願意填滿身體的空虛是再好不過了。



 



高腳椅上的妳,緩緩將方向轉向右手邊在吧檯盡頭的他。他接受到妳的同意許可,拿起手邊的酒杯往妳走過去,在吵鬧的場所說悄悄話變成調情的耳鬢廝磨,妳凌亂的頭髮帶著在辦公室隨意噴上髮妝水的莓果香,恰巧遮住他不經意地品嘗妳後頸的香水味。妳感覺得到他吸吐之間除了妳的香味,他要得更多。



 



妳在工作上果斷的執行力,對男人也總是藏不住,所以過於強勢的個性讓戀情一再告吹。



 



他的鼻尖在妳的耳朵磨蹭了一下,像是小情侶間的撒嬌,只是接下來他說的是:「我們走吧。」



妳也不疑有他拿起黑色手拿包跟著他走出酒吧,搭上計程車,停在一間平價旅館門口。



 



男人熟捻的走向櫃檯再帶著妳走進電梯,有點手忙腳亂的他在電梯門關上就將妳壓在牆上親吻,熱情在房間門關上後一次爆發。



 



被推倒在床上的妳想不起來上一次的激情是什麼時候,上一任男友總是以工作很累推託,做愛就是只要他射得出來,妳爽不爽也不重要。



 



男人望著妳出神,又像是一種遲疑。



 



妳挺起黑色胸罩包覆的慾望,親吻著他的唇,他帶著鬍渣的臉頰,脖子,精實身材的胸肌。他摸著妳凌亂的棕色捲髮,若有似無的溫柔撫摸妳女強人背後的脆弱,一直到妳準備為他口交,他竟然露出為難的表情摸著妳的臉說:「不用特地討好我,知道嗎?」



 



妳疑惑的看著他,妳以為這是做愛的程序之一,前男友只會抓著妳的頭髮要妳含到不斷作嘔,他卻希望妳專心享受共同的歡愉。



 



他站在妳的身後親著妳的肩膀和後頸,雙手則往前輕輕捏著妳的胸部,還有曾經被嫌棄顏色不夠漂亮的乳頭。



 



躺在床上的妳望著他溫柔的笑,告訴妳如果會痛要說,他會慢慢來。



 



他一手護著妳的頭,怕他一進一出之間的晃動讓妳撞到了頭。他身體幾乎貼著妳的,頭就靠在妳的左側,妳抱著他摸著他的後背,這樣的溫度讓妳忘記平價旅館的潮濕味。身體在他的碰觸顯得敏感,妳的愛液浸濕他與自己的每一寸縫隙,妳的每一次緊縮都在堆疊高潮的來臨,妳在他衝刺之前先感受到無法停止的興奮感,掐著他後背說妳不行了,他配合著妳一起來到高潮。



 



灰姑娘在房間電話響起被打回原型,男人說他和家人同住不能隨意在外過夜,妳用一貫的笑容說各自攔車回去就好。



 



他眉宇間有一絲不捨,說了一聲不好意思就消失在深夜的路口。



 



再見到他卻是在窗明几淨的飯店,高中的同學會,Joe的右手邊。他的胸肌被格紋襯衫藏著了,可是妳記得一清二楚。



 



因為那天之後,妳再也無法勇敢面對長官的壓力,妳渴望回到家有個人聽妳哭訴,妳才發現自己這麼寂寞。



 



可是他的眼神更是寂寞,在發現妳以前。



 



妳用盡力氣走向Joe擠出了最燦爛的笑容。



「嗨!我叫Amanda。」



『嗨,我是Ben。』



 



妳知道妳會不惜一切,得到這個男人。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