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電話聊天交友約會】誰不是一邊想找好工作,一邊什麼也不做


【電話聊天交友約會】誰不是一邊想找好工作,一邊什麼也不做





小莉,頂大四年級學生,臨近畢業,宿舍四個人,兩個考研究所,一個出國了。她不想考研究所,又沒錢出國,也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,最後跟著班上的幾個同學,開始一塊找工作。



找工作的時候,從網上隨便下載了一個履歷範本,找了一張自拍貼到上面,然後就開始海投履歷,投履歷之前,她們班的同學告訴她最好根據每個公司的需求專門寫一下履歷,她滿口答應,但最終因為嫌麻煩所以沒做。



過了一段時間,她面試了三家公司,然後都被刷下來了,她沒想到找工作比她想的要難這麼多。



那天晚上她躺在床上,滑手機的時候,看見同學不是曬考研究所課本,就是在曬商業中心的夜景。只有她一無所有,沒有任何方向。那天晚上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,太焦慮了。那天晚上她想,第二天一定要去面上一家特別厲害的公司,那天晚上她下載了十多個求職APP。



第二天,下午一點半她才起來,打開求職APP,她看見密密麻麻的求職資訊頭都大了,看了五分鐘以後,她有點餓了,她想,先點個外送、滑一下手機吧,勞逸結合。兩點半外送電話打進來的時候,正在滑手機的小莉猛然驚醒,今天的時間又浪費了。她想等下吃過飯,就好好地看一下那十多個求職APP,從裡面找一下企業的電子信箱,整理一下基本資訊,然後投履歷。



吃完飯,對著電腦螢幕,小莉看著螢幕裡映出的自己,映出來的宿舍,她心一橫,還是考研究所吧。開機以後她打開Word,看到了昨天在Word 裡的一句話「打死也不考研究所」,她又開始焦慮了。



拍學士照照片的那天,她們班的同學們聚在一起,三五成群,聊的話題大都是現在在哪個公司工作,或者準備考哪個學校的研究所。大家吐槽著自己的公司,討論著今年研究所的招生政策。小莉插不上話,只能在一邊默默滑手機。



小莉坐在凳子前,攝影師說:「笑一下,欸,對,很好。」

閃光燈閃完的那一瞬間,她一下子就哭了。

除了知道自己很焦慮以外,她對選擇,對方向,對未來一無所知。所以乾脆什麼都沒有做。眼淚裡含著是選擇考研究所還是工作,同學們都有所成就而自己卻沒有任何目標的焦慮。難以自救。



阿明,二十六歲的焦慮:年齡和成就不符。

上個月阿明為了做自己喜歡的事,從老家辭職到了首都,臨走之前他主管問他:「你年紀也算不小了,現在跨行業北漂想清楚了嗎?」

他說:「想清楚了,為了自己喜歡的事,值得。」

到職的時候和他同齡的人已經是主管了,他的直屬上司都是比他小四歲的人。剛來公司的時候,他信心滿滿,有一次節目選題會的時候,他一口氣報了三個提案,一個都沒過,但是和他一起進來的兩個同事,提了幾個節目提案,大家都感覺還不錯,其中一個提案當時就初步成立了。



從那以後,阿明就開始懷疑,自己是不是跨行跨錯了,是不是來錯了,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這方面的天賦,每天都很焦慮。但他從來沒想過去解決自己的焦慮,其實多做幾個節目分析報告,多研究一下熱門的節目背後的規律,或許可以幫他緩解一下焦慮,但他只是焦慮,什麼也不想做,一個月很快過去了,他一無所獲。



第二個月初的時候阿明以前的上司來首都出差,問他有沒有時間一塊吃個飯。那天他們倆約了一個火鍋店,快吃完的時候,他上司忽然說要去廁所,他當時就站了起來,跟他以前的上司說,「你都來首都了,怎麼說都應該是我請客。」

然後他和上司爭執了很久,最後他上司實在是拗不過他。

阿明走到櫃台,說:「三十四號桌結帳。」

櫃台說總共一千八百元。

阿明遲疑了一下,沒想到一頓火鍋居然花了這麼多錢,但還是拿出信用卡。

櫃台掃完以後說:「不好意思先生,扣款失敗。」

阿明拿出錢包裡只剩下一百元,然後打開自己的Linepay 餘額看了一眼,只有一千元。阿明忽然想起來,這個月初人事發給他的薪資單上面寫的數字。他上個月只拿了二萬二的底薪,一點績效都沒拿到。

服務員看他愣著,就叫了叫他:「先生,我們這也支援現金卡和Linepay。

他愣了一下:「說等下再付吧,我問問我朋友。」

兩分鐘的路他走了五分鐘,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種說法,什麼忘了帶錢,手機正好沒電了……最後還是讓前上司付的飯錢。

結完帳,阿明像是在彌補似的,跟他前上司說,「下次來我一定要請你。」

出了門,送走了前上司以後,阿明回過頭來點了一根菸,一邊抽菸,一邊掉

眼淚。



第二天,阿明到了公司打開電腦,正準備做節目提案的時候,心裡又遲疑了一下,因為不做的時候他還可以安慰自己,他很厲害,很有天賦,他是天生的節目編導,他只要想做兩小時就能寫完。真正做的時候他才發現,他根本做不成這件事,這件事太難了。

阿明今年二十六歲,他說自己為了自己的理想跨城市、跨行業跋涉而來,輸不起了。他活在年齡的焦慮裡,難以自救。



除了有畢業的焦慮,年齡的焦慮以外,更多的是日常的焦慮。

前段時間,面試過了奇葩大會初選,在定稿環節面試之前,我突然變得極其焦慮。每天八十%的時間都花在自己的焦慮上面,根本寫不了稿子。那個時候雖然很焦慮,但是並不想解決問題,更沒有去寫面試稿。每天只是打開面試稿的檔案,在電腦前發一上午呆,熬到午飯時間,吃完午飯繼續發呆,一天結束,躺在床上焦慮得睡不著。

夜以繼日,大腦麻木,活著像個行屍走肉。



直到我看到河森堡說的一段話我才豁然開朗。

朋友們,我的一點切身經驗,如果你覺得某個任務讓你特別焦慮,壓得你喘不過氣來,那麼最好的排解方法就是直接去做這事,什麼都別管,就是使勁做,努力地推進其進度,這棘手的事情在進度上每發展一點,你的焦慮就會少一分,同時你的焦慮越少,推進的速度也就越快,只要咬緊牙關,不停地推進,總會有解脫的那一天,而且你每完成一個棘手的任務,你或多或少都會比之前強大那麼一點,這件苦差事總是會改變你一些。



真的,有什麼難事千萬別耗著,別等著,那只會讓人在無盡的焦慮中煎熬,面對焦慮,只需要盡力地去推進,去做事,做著做著就有出路了。

你焦慮的不是某件事情,而是焦慮本身。當事情開始慢慢推進的時候,焦慮會變得越來越輕微,事情會變得越來越有趣。你可以殺死你的焦慮。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