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電話聊天交友約會】這樣的我們,由春過冬地越過了好幾季的日子


【電話聊天交友約會】這樣的我們,由春過冬地越過了好幾季的日子





午後的路漸漸轉紅,每個人的冬天都是由嘴裡吐出白煙,圍起靛藍色的圍巾。



我搭公車到了車站與林吟會合,今天的我們要去挑禮物。



先走一趟百貨公司的地下街,買了一盒許和鋒喜歡的巧克力,像個傻瓜傻笑著,可能都比他收到時還要高興了。一邊聽著聖誕節的歌,輕快地苦惱著究竟還要送什麼。



看著這些人也在百貨公司裡來回,應該也跟我一樣想著究竟要送什麼禮物吧。為了愛情或是友誼而到來的人們,一面看著自己的錢包和這個尋寶地。



「愛」這件事情的神祕,就是讓人留意自己原本不喜歡的東西,也記得那些小小的瑣事。



「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?」林吟扯掉了我的耳機。



「抱歉抱歉,剛剛太沉溺思考了。」我不好意思地說。



「妳買了一盒巧克力就整個恍神。」林吟一面逛著襯衫店說。



「何況妳又不吃巧克力。」她突然注視著我,拋下了這句。



「唉唷,不吃是不吃,但許和鋒會吃啊。」我小小得意地告訴林吟。



今天是聖誕節前兩天,我倆說好在這個百貨找到一件厲害的東西, 送給自己的伴侶。這個心態是很奇妙的,明明能夠打動和鋒的禮物,直接問和鋒是比較快的,但卻是跟林吟出來較勁,比賽誰的禮物最能夠討男朋友歡心。



「不過還真的不知道要買什麼才好。」林吟說著。



「說好的要幫男友挑禮物呢,林小姐?」我回道,她的購物籃真的是滿得很浮誇。



「很多東西也是要順便買的啊。」林吟又拿起了速食調味包,看著背面的成分說明。



「不是吧,妳所謂的要做料理是指要吃這個東西嗎?」我整個大皺眉頭。



「我們總是需要一些失敗的備用方案啊。」她隨口說後,將五個一裝的調理包,丟到了購物籃裡。「倒是妳,花錢買這麼貴的巧克力,還要買禮物送他嗎?」



 



我們在地下街的超市櫃檯結了帳。



「要啊,我打算幫和鋒找一件衣服。」我說著。



搭乘電扶梯前往男性專區,我們四處尋找適合自己男友的禮物。



在大小不同的服飾店與林吟拉扯後,我決定買一件酒紅色帽T給和鋒,她倒是買了一雙鞋子,一邊嚷嚷著她是多麼好的女人,選了一雙男友會喜歡的鞋子。



 



離開百貨公司,越過了幾條巷弄,我們前往一家專做水果蛋糕的甜點店,這個城市幻上了淡藍淡粉色調,在聖誕音樂與迫不及待回家給和鋒驚喜之中,感覺一切輕盈。



 



不知不覺很晚了,在我們聊著過去年華時,茶水已盡。



到櫃檯結帳時,我翻了一下包包,卻沒有摸到錢包。「不好意思, 等我一下。」我坐回剛剛的位子上,把我的化妝包、私人物品袋、鉛筆盒等等一樣一樣拿出來放在桌上。



「林吟,我的錢包好像掉了。」我很緊張地叫了她。



「真的嗎?是不是掉在百貨公司裡,我陪妳回去找。」



我們沿著剛剛走來的路走回去,要去彌補我剛剛無意間察覺的錯誤。



林吟陪我到了美食街、巧克力專賣店、服飾店、生鮮超市,甚至問了這些店家的服務人員,但都沒有人撿到。



「妳先把卡片掛遺失吧。」林吟隨後拿了幾千塊給我。「先擋著用,之後再拿給我就好。」



我們坐在美食街的位子上,她在我旁邊等我打到一間一間的銀行辦理掛失程序。



「都掛失不用太緊張,明天再去補辦其他證件就好,真的是很粗心欸妳。」



辦完掛失後我鬆了一口氣,卻開心不起來。



那個錢包是和鋒與公司去日本旅遊時帶回來給我的禮物。



林吟一邊安慰我,一邊說著不用想太多。我們出了百貨公司,走在短短回公車站牌的路上,她突然牽著我的手說:「有需要什麼幫忙一定要跟我說喔。」



眼神認真的她,讓我覺得很好笑,而笑了出來。



「不用啦,補辦很快就過了啊。」我笑著說。



寒風一來牽起了我們,我們相依著,我們越過了紅綠燈的倒數,越過了眼前的路,映入眼簾的是過往彼此大部分的人生,跟此刻沒什麼不同。




「林吟,妳公車方向在對面才對。妳要跟我一起回家喔?」我疑惑著問她。



「妳等我一下,等等公車來先不要上車。」林吟看著手機說。



「怎麼了嗎?」我毫無頭緒。



眼看公車一班一班地過,我不斷地質問她究竟怎麼了,也著急了起來。



「我說妳啊,都工作這麼久了錢包怎麼也會弄丟。」



「什麼?」我還沒反應過來,和鋒就摸著我的肩膀。



「我來接妳回家啊,妳穿這樣不會冷嗎?」



「你怎麼會來,我沒有跟你說我要跟林吟逛百貨公司啊。」我看著和鋒,愣著。



 



「是林吟打給我,跟我說妳錢包掉了,沒什麼錢,要我來接妳。」 和鋒說。



「既然人到了,我就先走了,回家小心,掰掰。」林吟說著,很快地就跟上紅綠燈的小綠人的節奏,到達了對面。



「妳幹嘛這麼雞婆。」我傳了這幾個字給她後,一面跟和鋒走。



「我們等等要騎車,妳只穿這樣會太冷的。」他看著我說。



「不會啦,一下子就到家了。」我回。



經過了速食店,他說想順便買個漢堡跟薯條回家,我們又到了裡面



排隊等餐。



「妳今天買了什麼?」和鋒低頭往我手中的紙袋看,我將袋子的開口捏緊,不讓他看裡頭的東西。



「八成是衣服或是褲子之類的吧。」



「而且還買了一盒巧克力,這可是名牌的耶。」他用手指勾走了裝有巧克力的袋子。



「你不要碰,那盒巧克力是我的。」我說。



「為何?妳明明就討厭巧克力。」他打開了盒子,吃了其中一顆, 露出了滿足的表情。



「另一袋是衣服的話去洗手間套上吧。」



「可是……」



「什麼可是,等等感冒了,我們還要騎車呢。」他彈了我一下額頭。



在猶豫躊躇之間,我還是沒有說這件衣服是要買給他的禮物。



「快去洗手間換上,我們回家吧。」他說。



橋上的風甚大,白絲的燈在河岸旁的道對齊,那裡有好多人在牽手散步。我抱著和鋒看著這些景色,他專心看著眼前的路,他會敲醒在後頭望景的我,不時發出一聲驚呼,說著:「也太冷了吧。」



這樣的我們越過了好幾季的日子,由春過冬,由壞至好。
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