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輪到你(01)


山姆在睡覺。我可以把他殺了。他背對著我──殺他不是難事。可是我這麼一動,他會不會驚醒、試著阻止我?又或許他只會慶幸這場夢魘終於結束?

我不能往那裡想。我得想辦法記起真實的、陽光的回憶。可是成了囚徒、被困的日子漫漫無盡,第一個被掐熄的就是希望。

為了不讓黑暗的思想近身,我絞盡腦汁搜索快樂回憶,無奈它們愈來愈難想起。

我們才來這裡十天(或十一天?),正常生活卻彷彿成了遙遠的記憶。我們在倫敦聽完樂團演奏、搭便車回家的途中,悲劇發生。大雨滂沱,連著好幾台車 沒多看我們一眼就急駛而過。我們渾身濕透,正要掉頭,沒想到終於有台廂型車肯停下來。車裡溫暖乾燥。對方拿熱水瓶倒咖啡給我們。光是咖啡香就足以撫慰人 心。再嚐一口更教人心神舒爽。但我們萬萬沒想到這會是最後一口自由的滋味。

醒來之後,腦袋怦怦響,血漬覆在唇上。我不再置身溫暖的廂型車,而是身處一個陰冷的空間。我在作夢嗎?身後的聲響把我嚇了一跳。原來是山姆踉踉蹌蹌地站起身子。

我們被搶了。被搶又遭人遺棄。我蹣跚前行,伸手去扒禁錮我們的四壁。冷冰冰的硬瓷磚。我奔向山姆的懷抱,聞我深愛的氣息。但這一刻轉瞬即逝,我們開始意識到處境有多驚恐。

我們在一座廢棄的游泳池裡。被人棄置、沒人照料,少了跳水板、標牌,連梯子也不見蹤影。能拿去廢物利用的全被拿走了。只剩一座又滑又深的貯水池,誰也爬不出去。

那個魔鬼聽見我們的叫聲了嗎?八成聽到了。因為等我們終於停止尖叫,我們聽到手機響起。有那麼短暫美好的剎那,我們以為有人要來救我們了。定睛一看,我們身旁水池地板的手機螢幕在發光。山姆不為所動,於是我跑了過去。為什麼是我?為什麼總是我?

「艾美,妳好。」

手機另一頭傳來扭曲、不像人類的聲音。我想求他饒命,向他解釋他抓錯人了,但對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,使我的信心在瞬間崩解。我沒吭聲,那個殘酷、無動於衷的聲音繼續說:

「妳想活命嗎?」

「你是誰?你對我們做了什──」

「妳想活命嗎?」

我一下子答不上來。舌頭動彈不得。過了會兒,我道:

「想。」

「妳會在地上手機旁邊發現一把槍。槍裡有顆子彈。妳可以射向山姆,也可以射妳自己。這是自由的代價。想要活命就得殺人。艾美,妳想活命嗎?」



我啞口無言。只想嘔吐。

「想或不想?」

手機掛斷了。山姆這時才問:

「對方說什麼?」

山姆正在我身旁沉睡。我可以現在下手。

本文出自《這次輪到你》讀癮出版